37期36號

「我的心一直溫習水服自己,最怕你突然說要放棄。」(勇氣,梁靜茹)

 

〈動機〉

知道台大水服這個社團以及台大救生班,認真算起來,已經是七年前的事。 當時因為工作的關係認識了信總,然後發現高中的社團學弟也參加了救生班,無意間又得知,大學社團朋友的高中同學也是台大救生班。身邊朋友竟然都默默地跟這個神秘的社團扯上關係,常看他們在臉書上分享一些吃喝玩樂、上山下海的活動,覺得也太好玩了吧,一下海泳、一下溯溪的,應該是個很陽光健康的社團吧。

有一年跟阿信騎腳踏車攻武嶺,又認識了更多水服人, 像是卡丘、才甯和熊熊,後來去看阿妹演唱會認識了雅棠,陸續又認識了阿宗、丁丁、田富等人,就像滾雪球一樣,認識的人越來越多。

其實我一開始根本沒有想參加救生班的意願,因為我在報社的工作很忙,尤其晚上趕稿是最忙的時候,不可能在晚上受訓,而且更重要的是,我不會自由式。可是,每次只要救生班開班,才甯就會在臉書上tag我推坑,叫我參加。我總是推說工作忙、不會自由式,而才甯超級不死心,連續cue了我好幾年XDD,於是在我心裡默默種下一顆種子,我想著,等我有一天練好了自由式就參加。

〈不知死活地參加了34期〉

聽這群朋友說了很多水服的故事,我也滿想自己體驗看看。於是努力練了很爛的自由式(蛙式本來就還不錯),自以為準備好了, 請好了兩個禮拜的假,就不知死活地報了34期,沒想到,是大崩潰的開始。34期總教練是陳星伃,這名女子除了看起來體格壯碩外,感覺也滿兇狠的。朋友一直告誡說,救生班是半軍事化管理, 每天被一群屁孩(?)吼來吼去,很需要一點耐性。但我覺得,還好吧,我都當過兵了,還有什麼不能忍受的,再說他罵由他罵,我就游好我自己的就好了。事實證明,教練群的吼叫並沒有擊潰我,讓我超級崩潰的,是救生四式。

第二天開始就練四式,因為我自由式的底子很差,抬頭捷完全游不起來, 瘋狂吃水嗆水,只有抬頭蛙還可以,側泳也完全不行, 甚至連最輕鬆的基本仰泳,我也會不斷往自己臉上潑水,然後一直嗆到。 當天結束,我簡直崩潰到語無倫次。 第三天的游餐和水操,我完全無法負荷,崩潰感一天天加深。 我一直跟才甯雅棠他們說,我真的不行了,他們則是不斷鼓勵我再試試看。 撐到了第四天,去很漂亮的台科大泳池,竟然一天游四餐!!!!! 真的完全擊垮我,記得那天傍晚結束,我坐在台科大的學餐吃飯、面如死灰。

〈眼淚與退訓〉

34期的第五天(星期天),一大早起床,我真的真的撐不下去了。 評估自己在20天內,應該無法克服抬頭捷,苦撐也是無益。 又是懊悔又是無奈,跟才甯阿信他們說,我要退訓了,以後練好再來。 然後,傳了一封簡訊給總教練陳星伃說:「總教練我要退訓,我是3-12」。(這封簡訊至今還留在我的手機裡) 大概過了一兩個小時,我在家裡把一條報社的專題稿子寫完了,看看時間還早,突然,不知道哪裡湧出來的熱血,腦海中迴盪著「再試一次!」我一把抓起泳褲、泳鏡和數字泳帽,就往外衝,跨上機車,直奔台大室外池, 一路上,不甘心的眼淚不斷湧出來,被風被吹到機車後方去,心裡情緒相當複雜。強迫自己要堅持 VS 質疑自己做不到,這兩股聲音在我內心激烈交戰。

「最怕空氣突然安靜」(突然好想你,五月天)

我衝到室外池門口,杵了幾秒,拿起手機,撥給總教練陳星伃。 響了幾聲,陳星伃接了。

「喂。」

「……….」話語在我喉頭哽住了,我努力壓抑情緒。

沈默的幾秒鐘,竟然像一世紀那麼漫長。

「總教練,我想再試試看。」

「好。」然後陳星伃就走出來,把我領進去。

(這一切是在演偶像劇嗎?XDDD 自己回想都覺得荒謬誇張 XDDDD)

我再次加入了第五天的課程、水操,但我知道,這應該是我的最後一天了。

下午是輕鬆的CPR室內課程,結束之後,在正式編班之前,有一段「猶豫時間」, 交回了數字泳帽,我正式從34期退訓, 記得我跟雅棠閒聊了一下之後,半是輕鬆半是不甘地,離開了台大。

〈我們說好了,就是說好了〉

故事講到這邊,還沒講到37期的故事….一直在講古….. 黃宜蘋總教練不要討厭我 XDDDD

我要開始講37期的事了。 \(“▔□▔)/

自從2年前退訓後,我其實非常不甘心,暗自決定一定要好好練泳、再度挑戰。 再說,和朋友的承諾,說好了就是說好了,有朝一日一定要完成。為了二度挑戰救生班,我去上TRX課程,加強核心肌群;另外也找了游泳教練,從頭開始學自由式。偶爾,也試著自己練一下救生四式,直到今年初,覺得準備得差不多了。鼓起勇氣,報名了37期。(但事實證明我根本沒準備好啊啊啊 XDD)

〈37期有一個低調的開始〉

上次高調昭告天下我要挑戰救生班,結果,讓大家失望了。這次決定要保持低調,任何人都沒有說,默默自己報名。沒想到,入訓測那一天還是撞見卡丘跟才甯, 還記得他們兩個臉上驚訝的表情,大概是沒想到我會出現在室外池吧。我拜託他們,暫時先不要跟其他人說,我自己設定了門檻,如果我有幸撐過第一週,再跟大家說吧。

入訓測那晚下起小雨,而我順利通過了(沒有像34期一樣因為游太慢被叫出去勸退) 當晚,我在臉書上po說:一隻腳踏進地獄大門就是這樣 #什麼都不要問 精明的文信似乎馬上就發現了 = = (後來過幾天遇到時直接就拆穿我) 前兩天的訓練,還算是可以勉強應付,但隨著游餐份量加重、水操的高壓訓練, 熟悉的崩潰感又排山倒海而來。我以為我已經練好自由式,根本大錯!

抬頭捷成為我的夢魘,手划不動、頭抬不起來,游起來好想死。

對於抬頭捷,我只想到F.I.R的〈我們的愛〉一段歌詞 = = 「從此以後我都不敢抬頭看,彷彿我的天空失去了顏色,從那一天起我忘記了呼吸」。

游餐游不好、踩水一直沉,我覺得超沮喪、很崩潰,每次游餐,我都一直在想「我為什麼在這裡?」「我等一下上岸就要馬上退訓!」聽到「抬頭捷就近水道頭上岸」 我都心裡OS「幹!為什麼我剛好在水道頭中間~~~~要游好遠」聽到「抬頭捷就水操位置」 都剛好離我的位置好遠好遠,我游不過去啊~~~~

可是,每當一上岸之後,就覺得也還好,甚至還想著可以趕快下水。 (覺得自己是被虐屬性 XDDD)

〈沒有勸退就編班了〉

第一週就在崩潰、堅持、崩潰、堅持的循環中,默默度過了。 甚至到了編班那天的游餐,我還是有想要退訓的強烈念頭。 第二次挑戰救生班,我抱著「林北隨時可以退訓」的想法,不想勉強自己。

可是,黃宜蘋總教練人真的太好了,一直用溫暖親切的笑語鼓勵大家。

記得有一天解散後,我跟她說,我怕我抬頭捷游不起來, 她用極度肯定的語氣說「一定游得起來!」 還說她受訓時,一開始抬頭捷也只能游10公尺,最後也結訓了。

黃宜蘋總教練人好就算了(這一期真的改良很多,很人性化)更可怕的招數是,第一週結束,在編班之前,完全沒有勸退的part!!!就直接編班了~就直接編班了~就直接編班了~可見總教練相信每個人都能結訓,於是,我就從4-4變成36號了。 (結訓後我問為什麼編班後不是黃泳帽,還是藍泳帽?黃宜蘋說因為她喜歡藍色XD)

〈第一週的崩潰換成第二週的傷〉

正式編班後,訓練強度只有越來越強,我只能一直忍耐、一直撐下去。 傳說中的「磚頭教練」終於出現了!坦白說,一直聽這群朋友說要抱磚游泳, 其實心裡默默很期待(被虐屬性又來了XD)

而且我以前很白癡,以為捷蛙側仰都要抱磚,所以我還練過手背在後面游抬頭蛙。 結果還好(?)只有側、仰要抱磚,心裡的磚頭瞬間放下一半了。儘管抱磚的時候游得超爛、猛吃水,但心理壓力其實沒有抬頭捷那麼大。

第二週其實還是不適應,每天到了下午三四點,就會開始焦慮煩躁、緊張不安、然後吃一點三明治、香蕉,就像個行屍走肉、不由自主地往台大室外池前進。崩潰感有比第一週稍微減輕一點點了,但隨之而來是身體的傷痛越來越多,幾乎每天都會有一個新的傷,除了右大腿拉傷、右膝蓋也開始痛, 更不是說腳趾、腳底、腳背,一直不斷被割傷….. 從第一週開始,我就開始每天拉筋、冰敷、吃止痛藥度日(止痛藥一直吃到結訓) 也看了三次中醫針灸,三十幾歲的身體真的不堪一擊, 比不上其他同梯是17、18歲的年輕肉體, 跟一群大學生、甚至好幾個高中生一起受訓,充分感到自己年老體弱 ><

〈河訓也太青春〉

5月20日這天去碧潭、成功湖河訓,出發前我非常非常緊張。 前一天到青年公園深水池,先習慣踩不到底的感覺, 結果我一下水游餐就很恐慌,被才甯撈到旁邊去做韻律呼吸, 後來第一次水操我也慌到無法換氣,被叫上岸休息(後來又有下水) 早上很崩潰,到了下午才適應。那天下午,朋友送我一個白沙屯媽祖吊飾,我決定要帶在身上, 保佑我去河訓時平安順利,然後,吃完晚餐騎車回家時, 在汀州路上等紅燈,被媽祖婆黃宜蘋總教練捕獲(我認了很久還沒認出來XD)覺得,有媽祖保佑,去碧潭應該會順利吧。 去碧潭的路上,一群人騎著機車,感覺好青春,彷彿回到過去大學社遊的時光。我超喜歡這種感覺,喜歡騎車出遊、喜歡一群人同樂的感覺, 這段路,是我受訓以來,最喜歡的一段記憶。

到了碧潭長泳時,我對深水的恐懼感又發作了, 抬頭捷常常改用抬頭蛙,才勉強跟得上長泳隊伍,水操時,由於踩水沒練好,很擔心滅頂,更不用說什麼解脫法、帶人法了……. 不過,我很努力做到一件事,就是絕 對 不 要 喝 到 碧 潭 水
<( ̄︶ ̄)>

也沒有沉下去,被碧潭女神撈起來,問說,你掉的是這個金斌,還是這個銀斌?

熬過了碧潭長泳,以為下午就輕鬆玩樂了,結果大、錯、特、錯。繩索垂降對我來說不是問題,要平行橋面、要放主繩,我都輕鬆完成。渡河要游回岸上的攻擊式,給我很大的打擊!!!!第一次我根本游不回去,眼睜睜看著岸上教練一個一個從我旁邊飄過去, 他們大喊「游快一點」、「45度角」,但我完全做不到啊啊啊, 我就一直划、一直划,但身體還是不由自主漂向下游、越漂越遠。而、且、沒、人、來、救、我。我簡直快漂到下龜山橋了,才在洄游區擱淺,我還以為我要一路漂回碧潭了呵呵呵。 其實我沒有害怕或崩潰啦(畢竟有救生衣),但教練好像很擔心我, 黃宜蘋總教練、董仲凱教練走過來,對我心理輔導,但我覺得還可以再挑戰看看,結果第二次、第三次還是漂超遠 = = 〈班歌:眼淚教我的事〉 河訓的隔天星期一公佈了班歌,何韻詩的〈眼淚教我的事〉 我從來沒有聽過這首歌,可是我一打開youtube聽, 眼淚就像打開的水龍頭一樣,再也止不住,哭到不行。已經ㄍ一ㄥ了兩個禮拜,每天都在水面掙扎、呼吸、收分夾, 喝水嗆水、踩水踩不起來、抬頭捷游不動, 我的心裡擱了好多挫折跟無奈,一直壓抑著。每天解散後要去牽車,我喜歡走在台大操場、融身在完全的黑暗中。誰也不能看見誰,沒有人看見我的沮喪,我才有短暫的輕鬆。百般壓抑,直到聽了這首歌,那些負面情緒一口氣傾洩而出,讓我簡直是老淚縱橫,一發不可收拾。我把這件誇張的事寫在臉書上, 雅棠回說,總教練知道班歌能打到學員,應該會很開心吧。(然後她在我臉書上tag了總教練來看 = =

也許有人會覺得很誇張,確實現在我回頭來看,也會覺得有什麼好哭?

其實那一次之後,我聽這首歌,再也沒有噴淚過,不過,在那個moment,真的深深打動了我心中某一個脆弱的部分,療癒了我,釋放了我,謝謝你,何韻詩。 那天本來還以為,晚上水操教唱班歌時,我會不會淚滿蛙鏡?

結果我多慮了,當我手拿歌詞,踩水就一直滅頂,忙著跟水搏鬥, 連唱歌都無法唱,一直咕嚕咕嚕的,根本沒空感動啊啊啊啊啊啊啊。搞屁啊XD

事實上,每一次拿歌詞教唱,我的歌詞永遠都是揉成一團 XD

〈救溺反應〉

直到了第三週,下午才不會緊張焦躁;宣佈游餐菜單時,我也不會臉色難看。

漸漸克服了崩潰和恐懼,一心只想把動作練習好。

救溺反應時,被長紘教練壓進水裡,大喝了兩口水。其實,我感覺他已經很放水了,沒有對我很狠,真正的溺者應該會恐怖一百倍。= = 但我技巧不好,無力控制他,每次從背面接近,就會轉過來撲我,欸,你不能好好看前面嗎?幹嘛一直轉來轉去啊。我累到不行,緊緊攀在池邊,喘得要死,弱弱地說: 「不要怕,我來救你了。」 誰救誰啊?XD 光是奮力把教練拖回水道頭,我自己就累到快變溺者了。

〈海訓好歡樂~〉

不知不覺,一天天撐過去,就到了海訓。 托海水浮力超大的福,不需用力搖櫓、踩水,就能輕鬆浮在海上。

但長泳還是很痛苦 = = 抬頭捷還是游不起來啊,只好偷偷改用抬頭蛙跟上, 白沙灣的海水又苦又鹹,整個嘴巴都麻掉了。

有一個part是操作吃小黃瓜,我早就知道會有這個橋段, 只是一直不解,小黃瓜到底要藏在哪裡?我暗自想像,小黃瓜會不會從每個標定教練的泳褲裡拿出來?XD 還好不是 XDD

然後,我必須說, 我討厭吃小黃瓜,事實上我討厭所有瓜類(除了西瓜、哈密瓜,其他瓜類一律不吃) 所以當時小黃瓜是硬著頭皮吃下去的 XDDDDD (為了救生班我可以)

下午的華麗八段、趣味競賽,和教練團打破了距離。 平常兇狠嚴肅的教練團,頓時變得和藹可親(之前會不會裝得很辛苦啊??)

出野外就是好玩,以後想跟水服一起出去玩,這就是我參加救生班最大的目的啊!

〈結訓〉

一直到結訓考那一天,我才能從容自在地游完50M抬頭捷, 拖帶動作也算OK(當我溺者的龍捲峰很稱職地仰漂在水面上,很好帶,感恩) 潛泳竟然只要考20M就好,但我想測試自己極限,就撐到了35M才護頭上升。 練了十幾年管樂團的肺活量,就是用在這一刻啊(還有仰漂)

最後,考試官宣佈全班通過的時候,有一種不敢置信的感覺。

我通過了?我完成這21天的訓練了?我不用參加第三次了?心裡真的滿滿的開心和感動,好感謝辛苦的教練團和一起努力的全班學員。

以後,我就能跟阿信、卡丘、才甯、雅棠、熊熊他們平起平坐了(咦?) 以後,就能跟水服一起上山下海出去玩了,爽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